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不见面的男朋友在线阅读 - 扰人清梦

扰人清梦

        扰人清梦

        “卫韫,认识你,真好啊。”

        当卫韫看到书案上铺展着的那张洒金信纸时,他那双看似清冷无波的眼睛里,仿佛有一瞬闪烁过细微的光影。

        半晌,他唇角勾了勾,抬眼再望向窗棂外那一片重楼掩映间的浓深夜色。

        漫天的星子,在那看似一望无尽的夜幕之间,恍若回流的江海万顷,浩大无垠。

        屋内寂静无声,灯火摇曳。

        年轻的锦衣公子缓步踱至窗棂旁,夜风吹拂过他肩头乌浓的长发,身后书案上的那枚铜佩在昏黄的烛火下有一瞬似乎散出了淡金色的光华。

        神秘的符纹若隐若现,一如包罗万象的满天星斗倒映其中,淡金色的星盘转动间,散出星河倾覆般滚烫耀眼的光。

        卫韫回头,正瞥见那忽然涌现的细碎流光,映在他幽深的眼眸里,犹如转瞬即逝的烟火剪影。

        他转身回到书案前,将那枚铜佩握进手里。

        指腹摩挲着铜佩边缘缺失了一尾翎羽的浮雕凤凰,他的指节渐渐收紧。

        从他手中的这枚铜佩开始,这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云山雾罩起来。

        便连那个小话痨……也始终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她究竟,是何人手里的棋子?

        而那始终不曾露面过的神秘人,究竟又为何要取他的性命?

        这一夜,卫韫睡得极不安稳。

        或许是因为梦里又一次回到了儿时的卫家宅院,他又成了那个被父亲锁在小院子里的病弱孩童。

        泛旧的院墙,稀疏嵌在地砖裂缝间的杂草,还有父亲高高举起的戒尺。

        “卫韫,你可知错?”

        青苍暗纹的衣袖扬起,戒尺狠狠地打在年仅八岁的小卫韫身上。

        戒尺一下又一下落下来,而跪在院子里的小孩儿始终挺直着脊背,紧抿着本就没有多少血色的嘴唇,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卫韫,你可知错?”

        父亲的声音越发严厉,带着难掩的怒火。

        那是他只有在面对卫韫时,才能拿得出来的为父的威严与气度。

        可在卫家,他从来都是软弱示人的。

        “卫韫,从未做错。”

        无论父亲再问多少遍,无论小卫韫被束缚在那座四四方方的小院子里到底多少年,更无论父亲落在他身上的戒尺到底有多疼。

        小卫韫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也从来,不曾认错。

        在卫家那么大,那么深的一座大宅院里,身在三房,身为庶子的卫昌宁,曾渴望他的儿子能如他一般谨小慎微,活得小心翼翼,不露锋芒。

        一个懦弱的男人,永远不会舍得去做任何改变,他也害怕改变。

        就如同,即便他心里仍然深爱着卫韫那个方才逝世不满一年的母亲沈氏,却还是遵从了三房主母的意思,娶了锦州富商家的女儿。

        曾经的卫韫恨过他的父亲,恨他的懦弱,恨他逼着自己成为一个如他一般浑噩的人。

        恨他自诩深爱母亲,却在母亲方才离世之际,再娶了旁人。

        恨他屈服于所谓的身不由己。

        更恨他剥夺了自己选择如何活着的权力。

        可这个懦弱的男人,终究还是他的父亲。

        是他卫韫在那个深不见底的卫家大宅里,唯一真心待他的血亲。

        卫家大难那日,他的父亲拍了拍他单薄的肩背,俯身抱了他一下,说,“你生来病弱,却又天生反骨……卫韫,你比爹强。”

        这个男人虽懦弱无能,却也是个不肯轻易落泪的人。

        但那夜,年仅十岁的卫韫,却分明察觉到有一抹微湿的痕迹,轻轻地落在了他的脖颈。

        卫氏长房与二房嫡子犯下的重罪,最终却牵连了卫家上下所有的人。

        即便父亲生来活得小心翼翼,万事小心,可谁能想到,到最后,却仍然成了卫氏长房与二房所造恶果的牺牲品。

        自那时起,卫韫便知,什么忍让,退步,收敛,都是弱者的借口。

        人生一世,譬如朝露。

        而活在这世间,唯有权力,是最永恒的东西。

        要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他只有做那个掌握他人生死的人。

        颠沛十年,无人能真正知晓,曾经的那个被锁在最深的宅院里的病弱孩童,究竟经历了怎样血腥的淬炼,究竟独身一人踏过了多少绝境,才终于成为了如今的这位深受皇恩倚重的年轻国师。

        而岁月,也早已将他那颗也曾柔软过的心,变得坚冷如冰。

        他不在乎任何人,更不在乎自己。

        往事种种如露花倒影般一帧帧堆叠而过,后来的卫韫轻蹙眉头,在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见了一抹极轻极软的嗓音唤他:

        “卫韫,认识你,真好啊。”

        那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尾音微扬,带着七分欢喜,三分怯懦。

        他骤然睁眼,眼前所见便是一片漆黑。

        呼吸声稍促,他的胸口起伏不定,耳畔仿佛还回荡着女孩儿的声音。

        被他放置在枕边的那枚铜佩光芒微闪,其间若隐若现的星盘转动,星罗棋布,发出细碎如铃的缥缈之声。

        而此刻,身在另一个时空的女孩儿仍旧安稳地沉睡着。

        她枕边的手机那漆黑的屏幕上渐渐显露出一抹凤尾翎羽的淡金色痕迹,一个小小的星盘隐匿其间,悄悄转动。

        “卫韫……”

        睡梦之间,她似乎轻轻地呢喃了一声。

        清晰的声音传至卫韫耳畔时,他瞳孔微缩,久久凝望着他枕边的那枚铜佩,一时难以移开目光。

        自那一晚起,卫韫便偶尔可以听见谢桃的声音,多半都是在夜深人静之时。

        有时是她午夜梦回间无意识的梦话,有时是她熬夜晚睡时一个人的碎碎念。

        譬如:“好想吃小龙虾哦……吃不起,算了算了。”

        再譬如:“好想吃红烧肉哦……不想做饭,算了算了。”

        又譬如:“这个口味的泡面也太好吃了吧?

        !”

        ……

        有时候卫韫还会听见她念叨他:

        “卫韫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知论》这种书他竟然能倒背如流,这不是魔鬼是什么!”

        “也不知道卫韫现在在干什么……”

        “有点想吃卫韫送的桂花藕粉糕了……”

        但这样的情况终归是少数。

        卫韫留意到,只有在铜佩上出现金色气流涌现而成的星盘转动时,他才能听到她的声音。

        时间飞快,一如流水。

        因为快要开学了,可沉迷打工赚钱的谢桃还剩下了将近一半的暑假作业没有做完,所以她只能开始深夜赶作业。

        趴在书桌前奋笔疾书的谢桃,在遇上一道怎么都解不开的数学大题时,她一头栽在练习册上,“这也太难了……”

        而彼时,因为忙于督办占星阁建成一事,已经连着好些天没有睡过一回好觉的卫韫终于能早早地睡下,却被她的这一声扰了清梦。

        他睁眼时,枕边的铜佩上星盘转动,他听见女孩儿苦恼叹气的声音。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一瞬,他的眼底竟有了一丝笑痕。

        犹如常年冰封无垠的雪原里忽然绽开一枝春色般,年轻的公子躺在床榻上,手里摩挲着那枚铜佩,眼眉舒展,温润含光。

        天光乍破时分,卫韫被门外卫敬的声音唤醒。

        因着他一向不喜他人触碰,所以国师府里从来不留侍女服侍,平日里这些琐碎的穿衣洗漱之事,也都是由他亲自来做。

        待他洗漱完毕,再换了上朝时需穿着的银丝暗纹绛纱袍,站在一旁的卫伯适时奉上托盘里乘着的镶玉金冠。

        卫韫侧着身,对着旁边那面极大的铜镜,将金冠戴上,束紧与衣袍同色的嵌着精致玉片的发带,拢在身后乌浓的长发间。

        在扯过屏风上的腰带束在清瘦的腰身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便抬首看向站在一旁的卫伯,“让厨房准备一碟桂花藕粉糕过来。”

        末了,他又添了一句,“用盒子装着。”

        卫伯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便连忙低首:“是,大人。”

        当卫韫乘上马车,要去上朝的时候,卫伯便将拿一盒糕点交到了卫敬的手中。

        “大人。”

        卫敬掀开帘子,将那盒糕点呈上。

        帘子重新拉下来,卫韫看着案几上摆着的那盒糕点,他抬手时,宽袖后移至手腕处,也露出了他手里一直握着的那枚铜佩。

        他将铜佩放在了那盒糕点之上。

        但见金光闪烁,那盒糕点凭空消失之际,他的神色始终平静无波。

        可当他靠坐在软垫上,目光盯着那枚铜佩半晌,手指在案几上叩了叩,忽然扯唇,神色晦暗难明。

        分明是她扰人清梦。

        何以她要什么,他便送了?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