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夜

        此时此夜

        月华如霜,此夜寂冷。

        阵阵风声,吹动树枝,将影子沉下来,堆叠在窗棂间,模糊成一片由水晕开的墨色痕迹。

        枝叶间簌簌的声响,落在了屋内两人的耳畔。

        浅淡的香仿佛仍在鼻间萦绕,那是一种冷沁又神秘的味道。

        身着单薄雪衣的年轻公子衣襟微敞,锦缎般的乌浓长发仍旧湿润,此刻正散乱地披在肩头,也有浅发正贴在他的耳侧。

        此刻他垂着眼眸,望着怀里被他用被子胡乱裹成了蚕蛹的姑娘,那双向来平静无波的眼睛里有难言的惊愕甚至还有几分慌乱无措。

        而被他揽住腰的女孩儿睁着那双眼睛,望着他时,整个人呆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陡然瞪大一双杏眼。

        在这样漫长的夜,屋内的灯火将她的眼瞳浸润上一层浅淡的暖色,如同照在一片湖面上闪烁着的阳光的粼粼波光,模糊地映照着他的容颜。

        屋内淡烟未散,让她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有些梦幻般的朦胧,犹如她曾梦过的虚幻场景一般。

        又……做梦了吗?

        谢桃眨了眨眼睛,盯着眼前衣衫不整的年轻公子时,她的脸颊有点发烫。

        怎,怎么能做这么不正经的梦呀?

        但她还是没忍住往他那张无暇的面庞看了两眼,一时心神晃荡,好似鼻间的淡香又浓了些。

        许是觉得自己在做梦,她犹豫了一下,竟忽的伸手。

        手指在半空中指节蜷缩了一下,顿了顿,在年轻公子蹙着眉,眼底流露出几分疑惑的时候,她的指尖戳在了他的脸颊。

        卫韫被她忽然的动作一惊,鸦羽般的睫毛颤了颤,脊背更加僵硬。

        指尖是他面庞上微凉的触感,彼时窗棂外又有夜风吹来,拂过她的侧脸,令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喷嚏。

        这下,是真的醒神了。

        指尖仿佛是尤其真实的触感,而这吹面而来的风更令她的脑子清醒了许多。

        桌上香炉里的烟渐渐地隐去,周遭稍显朦胧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足够清晰,并不像是模糊的梦境。

        谢桃大睁着眼,唇口微张,整个人都僵住了。

        而卫韫在听见她打喷嚏时,眉头便又皱了皱,他抿着薄唇,像是迟疑了一瞬,而后便直接将裹在被子里的女孩儿直接抱起来,走到自己的床榻边,把她放在了床榻上,然后拉过自己的锦被,又替她裹了一层。

        即便是冬日,卫韫也一向不喜屋里弄着炭火,便是再精细无烟的炭都觉得无法忍受。

        但此刻,他却觉得屋里合该是弄些炭火来的。

        谢桃呆呆的,任由他替自己再裹上一层被子,那双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年轻公子的面庞,几乎目不转睛。

        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击中似的,傻在那儿了。

        当她终于看向这间屋子时,她发现眼前这古色古香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唯有面前的他仍是熟悉的模样。

        谢桃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她不是在睡觉吗?

        ?

        而卫韫此时也终于确定,盛月岐交给他的这包金粉,的确能够割破时空的限制,让她出现在他的眼前。

        桌前的烛火有火星跳跃,有烧融的蜡流淌下来,渐渐地凝固起来。

        而卫韫与他身旁裹了两层被子的姑娘同坐在床榻边,竟是久久都未曾说出一句话。

        未见面时,她的话总是很多。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地自然。

        但此刻,他们两人不再隔着那样遥远的时空距离,不再隔着重重的阻碍,却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有一种难言的尴尬气氛。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谢桃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卫韫轻咳了一声,而后便简短地和她说了这其中的原由。

        而谢桃听了,她的目光就停在了不远处的紫檀木桌上的那只看似毫无异常的香炉上。

        此刻它镂空的缝隙中,已经没有缕缕的烟流散出来。

        “……你是说,你点了一种香,然后我就过来了?”

        谢桃觉得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卫韫无声颔首。

        “那是什么香啊?

        我可以看看吗?”

        她连忙问。

        卫韫无言,径自起身,走到桌边,将他方才随手仍在桌上的那只锦袋拿了起来,走回床榻边时,将其递给了谢桃。

        谢桃接过来,还没打开,就已经靠触感分辨出那是一袋流沙似的东西。

        而她一打开袋子,就发现里面装着的,竟然是金粉一样的东西。

        “这……是香料吗?”

        她捧着那袋金粉,望着卫韫。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香料。

        “我原只是想试一试,却……”

        卫韫没有再说下去。

        他何曾想到过,他们二人真正见到的这一日,竟是这般令人猝不及防的境况。

        谢桃干笑了一声,捧着锦袋,偷偷瞥了卫韫的侧脸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头就又紧张了几分。

        这实在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但说起来,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见过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少吗?

        谢桃往半开的窗棂边望了一眼,瞧见了一片铺散的月色,还有院子里晃荡的树影,甚至还有檐下偶尔被风吹得几声脆响的铜铃。

        “哇……”

        谢桃抱着被子,感叹了一声。

        她还是在古装电视剧里常看见这样的房子。

        忽然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谢桃的好奇心驱使着她就要扔下被子,从床榻上下去。

        卫韫当即握住她要扔开被子的手,皱眉,“做什么?”

        谢桃忽然被他抓住了手腕,脊背僵了一下,她的睫毛颤了颤,甚至有点不敢对上他的那双眼睛,她微红着脸,支支吾吾一会儿,说话时,声音都小了许多,“我……想去外面看看呀。”

        “冬夜寒凉,你的伤寒方才好了些,便又不长记性了?”

        卫韫有几分不悦,但见她耷拉下脑袋,他却又不自禁地将声音放缓了些,“你既已过来了,便不急于这一时。”

        谢桃听着他近在咫尺的清冷嗓音,垂着脑袋,低低地应了一声。

        隔着手机,她分明已经听过无数次他的声音,但此刻,他却真实地就坐在她的身旁,而他的声音听在她耳畔,就好像要更加清晰动听一些。

        “等等,那我,那我是不是就回不去了啊?

        !”

        谢桃猛地抬头,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

        也不等卫韫开口,她就连忙说,“那我的必威真人可靠吗卡怎么办?”

        “……”卫韫也没料想到,她第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

        “还有我的作业!快期末考试了,我还有好多张卷子没写!”

        谢桃原本打算明天一早醒来就开始赶作业的……谁知道她一睁眼,世界都变了。

        卫韫闻言,眼底终于有了点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倒是好学。”

        谢桃的脸又红了起来,她把半张脸都埋进了被子里,就剩一双眼睛露在外面,望着他。

        这本是深夜,是无数人深陷梦乡的时候。

        后来谢桃躺在卫韫的床榻上,身上盖了两层被子,半睁着眼睛,望着坐在床沿的卫韫。

        她听见他说:“睡罢。”

        他的声音似乎刻意放轻了一些,带着几分柔和,听在她的耳畔,便更如细雨和风般,使人流连。

        “那你呢?”

        谢桃临睡前吃的药令她的睡意本就很浓,即便半途历经了这样神奇的变故,此刻平复下来后,她也还是难免很快又来了睡意。

        卫韫被她那样的目光注视着,有些不太自然地偏了头,声音却听着依旧足够平淡,“不必管我,睡罢。”

        像是他的声音也带着催眠的功效似的,她有点撑不住闭了一下眼睛,但她很快又睁开来,并且刻意睁大了一些,还晃了晃脑袋。

        她忽然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大着胆子拉住了他的一根手指。

        极轻的触碰,她根本不敢使劲。

        而卫韫被她这样的动作也弄得整个人一僵,呼吸也凝滞了。

        “我真的……见到你了。”

        她忽然说。

        像是因为带着朦胧的睡意,所以她的声音有点模糊。

        她傻笑起来,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卫韫,我特别开心……”

        自己还能回去吗?

        这样的问题在此刻都被她放了下来,或许是已经有些混沌的脑子再来不及思考更多,她只是望着自己眼前的这位年轻公子,满心满眼,便只盛满了欢喜。

        她只是这样看着他,就忍不住弯起嘴角。

        卫韫听着她柔软的嗓音,眉眼间的清冷碎雪便在顷刻间似乎有了些许融化的痕迹,他手指动了一下,终是伸手,轻轻地抚过她的发,却始终静默无声。

        内心里像是多了平和安宁的一角,开了一簇的菖兰,就像是她曾送给他的那枝,如云似雪般,落了满地。

        像是一只小猫似的,在他抚上她的发时,谢桃就把脑袋往前蹭了蹭,仍然傻兮兮地笑着。

        最后她甚至还在被子里拱了半天,直到她的脑袋枕上了坐在床沿的卫韫的膝盖。

        “我可以这样睡吗?”

        她抓着被子,红着脸问他。

        那双眼睛里似乎写满了期盼。

        卫韫喉结动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直着,如轻松一般的身影,脊背直挺挺的坐在那儿,耳廓忽的又有点发烫。

        此刻的谢桃等不到卫韫的回答便已经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了,她微张着嘴巴,呼吸声浅浅的。

        而卫韫就那么坐在床沿,便是连动,也不敢轻易动一下。

        他手里的那卷书,已经掉在了地上,此时也无法俯身去捡,他只能垂着眼帘,望着她的面庞,久久未动。

        直到桌边的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半,卫韫靠在床柱上,仍然保持着那样僵硬的姿势,不知何时已闭上了眼睛。

        但他的睡眠始终极浅,几乎是在双膝一轻,细碎如铃的声音再度传来之时,他便骤然睁开了双眼。

        原本躺在他膝上的女孩儿,连同着盖在她身上的那两张被子,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