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不见面的男朋友在线阅读 - 第56章 烫红了脸(捉虫)

第56章 烫红了脸(捉虫)

        窗外吹来阵阵凛冽的风,吹着他的发拂过她的眉眼,也吹着她的发拂过他的脸。

        嘴唇相触的刹那,无论是卫韫还是谢桃,都已经忘记了呼吸。

        尤其是卫韫。

        这样毫无预料的忽然亲吻,令他整个人顷刻僵直,脑海里一片空白。

        而这样忽然的勇气来得很快,去得也很快。

        就在谢桃睁开眼睛,望见他那双盛满惊愕的眼瞳时,她胸腔里的那那颗心脏跳动的声音好像就在耳畔,一声比一声更清晰。

        她慌忙后退,却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卫韫反应很快,迅速地拉住了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腰。

        四目相对时,

        他就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似的,瞬间松开了她的手腕,猛地站起身来。

        乌发遮挡下的耳廓已经红透。

        “你……”

        他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方才启唇,他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唇畔仿佛还残留着她柔软唇瓣的温度,带着方才她吃过的糕点的清甜,他喉结动了一下,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

        而谢桃捂着自己的嘴巴,也没敢看他。

        寂静的屋子里,唯有炭火偶尔蹦出火星子时的响声。

        两个人一个僵直地站着,一个坐着,他冷白的面庞染上浅淡的绯色,她的脸颊早已经烫红。

        谁都没有将目光放在彼此身上。

        直到谢桃的身上开始出现细碎的淡金色流光,一点点地,将她包裹。

        眨眼之间,方才还那般大胆的亲过他的女孩儿,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卫韫久久地站立在那儿,目光落在桌上那本被她翻开的《璞玉》上,在一片昏暗的灯影之下,他缓缓地伸手,指腹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唇。

        只那么一下。

        他放下手,耳廓的温度仿佛又变得更烫了些。

        彼时,谢桃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呆呆地望着玻璃窗外飘飞的雪花。

        房间里没有暖气,特别冷。

        可她脸颊的温度却仍然很烫。

        她忽然趴在桌上,把脸埋进自己的臂弯。

        啊啊啊啊啊!!

        她刚刚,怎么就……亲他了??

        ——

        一个学期的学习终于结束了,期末考试考完,就放寒假了。

        这天下午,谢桃考完了最后一科,在教室里听了班主任讲完事情之后,跟施橙说了再见,然后就去了打工的甜品店。

        忙完甜品店的事情之后,谢桃就去了菜市场买菜。

        这次她特地买了一条鱼。

        走进小酒馆的时候,谢澜瞧见她手里袋子里拎着的鱼,眼睛都亮了,连忙跑过来帮她拿东西。

        “桃桃妹,今晚吃鱼啊?”

        谢桃点了点头,然后问他,“鱼火锅,吃吗?”

        “吃啊,肯定吃!”谢澜连忙说。

        老奚适时从里面掀了帘子走出来,看见了谢澜手上拎着的鱼和那一布袋的各种食材,他笑眯眯地问,“桃桃,今晚给我们做大餐啊?”

        谢桃也冲他笑,“我放寒假啦,考了两天的试,得吃点好的。”

        当一锅红汤翻滚的鱼火锅摆在桌上的时候,谢澜手里的筷子就没停过。

        “桃桃,我听谢澜说,你现在已经能用一些小的术法了?”

        老奚一边吃,一边问道。

        听见老奚说起这件事情,谢桃那双圆圆的杏眼又明亮了几分,她连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奚叔我给你展示一下!”

        说着,她就伸出手掌。

        几秒钟的时间,一团火焰就聚在了她的手心里。

        “我还能炸烟花!”

        她手指动了一下,然后她手里的那团火焰,就一下子流窜出去,在半空中炸响,流光四散时,成了五颜六色的光影。

        “就会炸个烟花,你自己还玩儿得挺开心。”

        谢澜端着碗,吃得嘴巴都辣红了。

        “那你也没教别的呀……”谢桃瞪他。

        老奚眼里始终含着笑意,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散发着热气的酒,喝了一口,说,“不着急,慢慢来。”

        谢桃闻到了那一阵清冽香醇的酒香,竟然有了点想喝的欲望。

        “想喝?”老奚一眼就看出来她的想法。

        谢桃笑了一下,点点头。

        “不成,你一小女孩儿你喝什么酒?”

        谢澜又开始了“老父亲”发言模式。

        “不碍事,就让桃桃喝点吧。”老奚却径自给谢桃倒了一杯酒,摆在了她的面前。

        谢桃捧起酒杯,“谢谢奚叔!”

        也没喝过这种白酒,谢桃先是凑到鼻间闻了闻,然后才试探着喝了一口。

        并不是很辛辣的味道,喝下去也并没有很刺喉咙,温热的酒顺着喉头下去,最多只令她的腹部有了些烧灼感。

        带着热气,传至四肢百骸。

        味道说淡却也莫名香醇,令她喝完一杯,又眼巴巴地望着老奚。

        老奚笑着摇摇头,又给她倒了一杯,然后说,“好了,别喝了,这酒喝着虽不割喉,后劲却也十足,你啊,两杯就够了。”

        老奚哪里知道,不过只是两杯,谢桃喝了没一会儿,人就已经恍恍惚惚的了。

        “桃桃妹,看着我,这是几啊?”

        谢澜伸出两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

        谢桃却好像没听见似的,她的脑袋跟着谢澜的手指来回晃,像是觉得有点晕,她甩了甩脑袋,然后又望着谢澜。

        “……老奚我都让你不要给她喝酒了!你看看,给喝傻了吧?”

        谢澜一边扣着谢桃的手臂,阻止她抓他头发的动作,一边控诉着坐在对面仍在小酌的老奚。

        “我哪知道桃桃的酒量就这么点啊。”

        老奚把酒杯放下,从锅里夹了青菜喂进嘴里。

        “这酒两杯我都得倒好吗?”谢澜咬牙。

        老奚却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下好了,今晚这些碗,都得我洗!”谢澜幽怨地说。

        老奚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仍然在揪谢澜头发的谢桃,“你先把桃桃送回去,然后再回来洗碗。”

        “……那你干嘛?”谢澜瞪他。

        老奚拿着酒壶站起来,许是有些醉了,这会儿,他有点摇摇晃晃的。

        他眯起眼睛笑,“我啊,去休息。”

        谢澜觉得自己这个老板当得真的很憋屈,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根本打不过老奚呢?

        谢澜只好把谢桃背起来,踩着拖鞋就往大门外走。

        原本已经转身要往后院走的老奚忽而回头,看着谢澜背着谢桃的身影渐渐消失,他的眼眶竟然已经稍稍泛红。

        又是这个日子。

        他闭了闭眼,长长的叹息都碾碎在了浓深的夜里。

        谢澜背着谢桃穿行在灯火昏黄的夜,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已经背着她到了她租住的小区楼下。

        “卫韫……”

        谢澜好像听见趴在他肩头的女孩儿呢喃了一声。

        什么来着?

        他也没大听清。

        当谢澜终于把谢桃放在床上,刚替她盖好被子,却又被她一脚踢开。

        “桃桃妹,你消停会儿行不行?”谢澜看着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女孩儿,他觉得有点心累。

        转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回来,谢澜就看见谢桃正歪着脑袋,在看自己手里的手机屏幕。

        “桃桃妹你还看得清屏幕吗你还玩手机?”谢澜走过去。

        “我要,要给卫韫打电话……”

        谢桃揉了一下眼睛,说话也有点含糊。

        这回谢澜终于听清她嘴里的那个名字了。

        卫韫。

        这谁?

        谢澜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卫韫是谁啊?”他连忙问。

        谢桃反应了好一会儿,忽然抬头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傻笑起来,笑得眼睛都弯起来。

        “不是你笑什么啊?这人谁啊?”

        谢澜有点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打算先把这事儿放一放,先把手里的那杯水递到她的嘴边,说,“桃桃妹,喝一口。”

        也是这个时候,谢桃的手指终于准确地按到了“视频通话”。

        几秒的时间,她的手机屏幕里就出现了一抹靛蓝的身影。

        谢桃一见屏幕里的年轻公子,她就忍不住笑起来,“卫韫!”

        “……?”

        谢澜刚把水杯往她面前凑,就听见她又喊了一次这个名字,他反射性地把脑袋往她手里拿着的手机屏幕那边偏了偏。

        刹那间,他对上了手机屏幕里,那个身穿靛蓝绣银线云纹锦袍,金冠玉带,姿容绝世的年轻公子的那双眼瞳。

        谢澜整个人傻掉。

        这这这不就是谢桃之前给她看过的那幅画像里的那个人吗?!

        彼时,卫韫本欲开口,却在下一瞬瞧见了光幕忽然多了一个男子的面容,他的脸色陡然沉冷下来,那双眼睛里神色不善。

        谢澜虽然从成为小酒馆的老板开始,就知道这世上存在着不少神秘的事物。

        但是此刻他也还是难免被这样忽然的情形给震惊到。

        他意识到,手机屏幕里的这个人,就是谢桃的那个异时空的男朋友。

        “你是谢澜?”

        忽的,他听到了手机屏幕里传来了那位年轻公子清冷泠然的声音。

        谢澜愣愣地点了一下头。

        下一秒,他就见谢桃的手机屏幕里,视频通话已经被果断地挂断。???

        谢澜还有点发懵。

        不过片刻的时间,他就又看见自己旁边握着手机打了个哈欠的谢桃周身被淡金色的细碎光影包裹。

        然后,她的手机掉在床上,而她却在他的眼前凭空消失了。

        这是谢澜第二次亲眼看见谢桃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不见,他还是目瞪口呆,依然不够淡定。

        当谢桃出现在卫韫的寝房里时,他适时地扶住她的肩膀。

        也是此时,他才嗅到了她身上的酒香,于是他轻轻蹙眉,捏着她的下巴,让她仰起头来。

        一张原本白皙明净的面庞此刻就像是被胭脂扑了满脸,绯红一片。

        “喝酒了?”他扶着她在桌边坐下来,捧着她的脸,问道。

        “嗯……”

        谢桃半睁着眼睛,下巴支撑在他的手掌里,只会冲他笑。

        “喝了多少?”

        他问她。

        “两杯……”

        谢桃眨了眨眼睛,像是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答。

        “和谢澜喝的?”

        说这话时,卫韫的脸色看不出什么变化,嗓音也如平日里一般冷淡无波。

        这次谢桃只是望着他,歪着头半晌也没有言语。

        “说话。”

        卫韫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谢桃忽然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偏着脑袋,右脸就搁在他的手掌,就像个粘人的小动物似的,蹭了一下。

        她的声音里带着醉意,比平日还要更加绵软:

        “还有奚叔……”

        她的脸颊因为泛红而有些发热,那么细嫩柔软的肌肤贴着他的手掌,那种微热的温度便又好像多添了几分滚烫。

        他想抽回手,却被她握着手腕。

        卫韫无法否认的是,此刻他胸腔里的心跳早已经乱了章法,令他一时有些无措。

        彼时,她忽然打了个哈欠,眼圈儿里已染上了一层浅淡的水光。

        “我困了……”她忽然说。

        在卫韫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自己先站起来,摇摇晃晃地就走到卫韫的床榻边,蹬了脚上的拖鞋,直接往上面爬。

        “谢桃!”

        卫韫站起来,匆忙走到床榻边的时候,她已经自己爬上了床榻,并且乖乖地盖好了被子。

        他像是想说些什么,但见她躺在床上,用那双拢着水雾的杏眼望着的他的时候,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谢桃像是想了一会儿,然后她把被子掀开了一般,拍了拍柔软的床榻,“卫韫,你来……”

        那时候,卫韫的耳廓已经红透了。

        “你……”

        有些话方才要出口,但他停顿了一下,思及此刻,她不过是个小醉鬼,便也没了训诫的心思。

        半晌,他才憋出一句,“你……可有洗漱?”

        谢桃反应了一会儿,才摇头。

        卫韫蹙起眉,她是个女子,而如今他府里也没有女婢,自然不能唤人来服侍。

        他就那么站在床榻旁半晌,久到谢桃又打了一个哈欠,眼看着就要闭上眼睛睡去,他才像是做了一个尤其重要的决定似的。

        俯身掀了被子,将她抱起来。

        谢桃下意识地揽着他的脖颈,靠在他的怀里,傻呆呆地望着他的下颌,甚至在卫韫把厚厚的大氅裹在她身上,抱着她走出内室,方才打开外间的房门的时候,她还伸手摸了一下他的喉结。

        卫韫及时地制住她的手,耳廓更烫。

        他低声道,“不要乱动。”

        谢桃却只知道在他低眼看向她的时候,冲他傻傻地笑。

        在树上吃香蕉的卫敬正巧看见这样的一幕,吓得他手里方才咬了一口的香蕉都掉了。

        这位小夫人还真是昼伏夜出啊……

        在看见卫韫抱着谢桃往后院浴房的方向走的时候,他就更加觉得自己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刻的院子里了。

        大,大人这是要做什么???

        卫敬捂住脸,忽然觉得大人在他心里不染尘埃,没有感情的形象又崩塌了一角。

        卫韫将谢桃带到浴房里的时候,他将她放在浴池边,俯身捏着她的下巴,嘱咐道,“自己洗漱干净,知道了吗?”

        谢桃望着他,半晌才点头。

        卫韫见她点头,就松开她,转身想走,却被谢桃拉住了衣袖。

        “你去哪儿呀?”

        谢桃往他怀里靠。

        卫韫发现,喝了酒的她,竟比平日里还要粘人。

        “我就在外间。”

        卫韫没有办法,只能妥协。

        终于哄了怀里的姑娘放开了他的衣袖,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转身就要往外间走。

        却在方才要掀起帘子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身后传来“扑通”的一声。

        他下意识地回头,就看见谢桃连衣服都没脱,就已经跳进了浴池。

        卫韫觉得自己的眉心隐隐有些发疼,他回身走到浴池边,朝她伸出手,“桃桃,上来。”

        谢桃在水里扑腾了好一会儿,才去抓他的手。

        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她靠着浴池边,在拉住卫韫的手时,一个用力,就把他拉下浴池。

        又激荡起一阵极大地水花。

        卫韫那一身靛蓝的锦袍都已经湿透,就连里头穿着的黑色衣袍都没能幸免。

        有水顺着他的眉骨渐渐滑下来,在喉结凝成了水珠,滴落下来,那张冷白如玉的面庞在此刻更添几分难言的风情。

        “谢桃。”

        卫韫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他竟不知道,她喝醉了还这么能闹。

        谢桃正在笑,直到他看向她的时候,她才转身就想往浴池外跑。

        卫韫扯着她的衣襟,把她抓回来。

        也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他才把她那一身见了水就变得更加厚重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扔到浴池边上。

        他捏着她的脸,语气已经有些不好,“乖乖洗漱,不要闹,听到了吗?”

        谢桃眨了眨眼睛,忽然抱住了他的腰。

        她和他的头发都已经被水浸湿,此刻站在浴池里,身上还在滴滴答答地滴着水。

        卫韫从未如此耐心地哄过一个姑娘。

        “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直到他听见她忽然轻轻地问。

        卫韫脊背一僵,睫羽颤了颤,一双眼睛大睁着,连呼吸都滞了滞。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

        穿着一身湿透的衣服,卫韫站在院子里,唤了一声,“卫敬!”

        卫敬在另一边的房顶上听到卫韫的声音时,他还犹豫了一下自己该去还是不去,等他飞身来到浴房外的院子里的时候,看见卫韫穿着一身湿透了,还在滴水的衣服,连发冠都有些歪了。

        “……”卫敬整个人呆住。

        他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可能是他这个仅仅只活了十几年的少年还无法想象的信息量巨大的事情。

        “让邵梨音过来。”卫韫冷眼看着他。

        卫敬背后一凉,连忙领命,赶紧去叫邵梨音了。

        等邵梨音过来的时候,卫韫仍然穿着那身湿透的衣服站在那儿,而他身后的浴房内还传来了一抹柔软的女声,似乎在唱着不成调的歌。

        “……?”邵梨音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进去,帮她洗漱干净。”

        卫韫瞥了邵梨音一眼,嗓音冷淡。

        邵梨音还有点发懵,但还是领了命,行了礼,抱着自己的剑,小心地推开门,走进了浴房里。

        她一进去,掀了内室的帘子,就看见谢桃穿着古怪的衣服泡在浴池里,正打了个喷嚏。

        “……”

        一向冷酷没表情的邵梨音也有点绷不住了。

        邵梨音接过不少杀人的命令,这还是第一次被叫来帮主子沐浴……

        邵梨音好不容易帮这个醉醺醺的主子洗漱完毕,替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之后,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她又听见谢桃叹了一口气。

        “我有点不开心……”

        谢桃被邵梨音扶着,靠在她肩上的时候,她忽然说了一句。

        “主子怎么了?”

        邵梨音说话有点僵硬。

        谢桃忽然撇嘴,“他刚刚不给我亲……”???

        邵梨音整个人都石化了。

        她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卫韫换好了衣服,来到了之前卫伯专门给谢桃收拾好的院子。

        他走进她的屋子里的时候,里头灯影昏暗,邵梨音正好走了出来,只是看向他时,表情有一瞬龟裂,她连忙低下头,行礼告退。

        卫韫走进内室里,就看见谢桃已经躺在了床榻上。

        他的神情有一瞬柔和了些许,走过去,在床沿坐下来。

        这会儿谢桃已经很困了,但还是努力地半睁着眼睛望着他。

        “谢桃,”

        卫韫忽然唤她,像是斟酌了片刻,他才道,“日后,不要再随便饮酒,更不要轻易让人进你的屋。”

        谢桃打了个哈欠,眼眶里又凝聚了浅淡的水雾。

        “听见了吗?”

        他捏住她的脸蛋,声音也变得严肃了些,“尤其是那个谢澜。”

        而她这会儿已经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像是无意识地应了一声,呼吸却渐渐地开始越发平稳。

        彼时,外头静悄悄的。

        拢了纱的窗棂外有树影随风摇晃,银白的月辉从树枝间穿插下来,洒落一片零碎的光。

        屋内灯火摇曳,年轻的公子垂眸望着床榻上已经沉沉睡去的姑娘,他那双向来冷淡如霜的眼瞳里终于笼上了浅淡的柔色,像是灯火映照进他眸子里的暖光一般,浸透着春日里涓涓水波的影。

        或许是此时此刻太过安静,令他什么也来不及想,什么也不必再想。

        他忽而伸手,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拂过她的脸颊。

        轻轻的,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那一刻,他的手指停在她的耳畔,又静静地凝望她许久。

        忽的,

        他俯下身。

        薄唇印上了她的唇角。

        极轻极浅的触碰,一瞬即止,却足令他眼尾泛红,耳廓已经有了滚烫的温度。

        他忽然站起身,一张无暇的面庞都染上了浅淡的粉,宽袖下的手指节蜷缩。

        睡梦中的姑娘,仍旧沉沉地睡着。

        梦外的少年郎,就守在她的床榻前,烫红了脸。

        作者有话要说:  桃桃:?他亲我了我却不知道??

        卫大人也就偷偷趁桃桃睡着的时候亲一下罢了……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