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团宠医妃打卡续命在线阅读 - 第204章 告状这个流程,长福熟

第204章 告状这个流程,长福熟

        夏汀在翠喜过来之后,也大概能猜出来这里面是怎么样的情况。

        虽然觉得,外祖母应该不至于安排这样的事情,但是自己当真是被丁七姑娘恶心到了,对方什么时候离开,还未可知。

        与其跟对方住在同一个府里恶心自己,还不如出去自在一些。

        想到这些,夏汀面色缓和了几分,轻轻点了点头道:“那去城外吧,庄子里空气好些,东西还多。”

        庄子里那边一直有人住,所以就算是他们临时过去,也只需要简单收拾一下,房间之类的就能睡。

        但是其它院子里,除了看门的老伯,常年没人居住,院子里估计也没怎么打扫,真过去了,又要折腾半天。

        她听了大半天的戏,这会儿已经累了,只想着回去歇着。

        所以,庄子是首先。

        “嗯,都依着听听。”夏四爷像是哄着自己的绝世珍宝一样,听到夏汀应下了,他忙引导着夏汀往马车的方向走。

        至于身后的其它人?

        重要的吗?

        反正对于夏四爷来说,根本不重要!

        身后的丁七姑娘原本还以为,自己十拿九稳了,结果就眼睁睁的看着夏四爷,头也不回,连正眼都不曾看她一下就大步离开了,不由恨恨的跺了跺脚,怒嗔道:“夏四郎!”

        翠喜在一边看着,心里已经在翻白眼了。

        原本还以为,这位丁七姑娘最多就是对府里的事情有些兴趣,想多看看,所以这才与自己走散的。

        如今一看,人家心思多着呢。

        还夏四郎呢。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还是清流书香世家的姑娘家,做出如此举动,当真是羞死个人了。

        可惜,翠喜身为婢女,也不能说什么,甚至也不急着去催丁七姑娘。

        反正夏四爷已经带着夏汀离开了,用不了多久,丁七姑娘自己就能回去了。

        果然,看着夏四爷走远,丁七姑娘倒是想追过去,可惜她走了几步,又觉得这样很没有面子,她才不要自降身份呢。

        在她看来,对方不仅是白身,还是个行商,身份低下,自己身为清流世家的姑娘,给他当继弦,那是绰绰有余的,对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所以,她为什么要自降身份?

        她得等着夏四爷来给她请罪!

        想到这些,丁七姑娘又骄傲的扬起头,音色微冷的说道:“回吧。”

        翠喜:……

        算了,她就是个小婢女,还是老实的干活吧。

        夏四爷带着夏汀去了庄子那边,宝青她们麻利的收拾了一整套生活用品,一起带过去了。

        夏汀在马车上就睡了一觉,到了庄子之后,又小睡了一会儿。

        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了。

        夏四爷惦记着跟夏汀说吃素锅子的事情,所以回来之后,一直在庄子里忙活着,挑新鲜的青菜,还有各种菇子之类的。

        等到夏汀睡醒了起来,夏四爷这边开始安排着点上了锅子,夏汀简单的收拾一下过来就可以吃了。

        正常情况下,夏四爷的户籍是在京城,滋州这边的田地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如今之所以有庄子还有田地,自然是因为陛下赏赐。

        陛下也知道,夏四爷有多看重夏汀这个女儿,知道夏汀一年里有几个月要住在滋州,所以早几年就赐了田地,夏四爷慢慢归整,才有了如今的这个规模。

        虽然田地不多,但皆是良田,地方还好,而且还临近白马寺。

        如果不是前几天刚从寺里下来,夏四爷觉得回寺里住着也不错。

        佛门清静之地,住着静心。

        夏汀欢喜的吃着锅子的时候,长福刚回了白马寺。

        如果不是暗卫带着他,他怕是回来的会更晚。

        寿王爷等到他回来,这才有了用晚饭的心思。

        看到长福略显心虚的抱着包裹回来,寿王爷原本染上了几分欢喜的神色,顿时沉了沉。

        话本没送出去?

        寿王爷并不认为,夏四爷或是夏汀临时恼怒,所以拒收话本。

        毕竟他们之间相处的还算是和谐,自己送的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东西,对方不至于气恼着不收啊。

        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一想到,可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夏汀身上,寿王爷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冷了起来。

        长福吓得缩了缩脖子,老实的把情况说了一下。

        长福也是掐着时间过去,避免去的早了,碰不上夏汀,他也尴尬。

        结果,好巧不巧,他去的时候,夏汀父女刚出了府往庄子去。

        因为两方走的不是一条路,所以并没有碰上。

        夏汀父女听了一天的戏,回来想来已经累极,好好的又何必去庄子呢?

        长福心眼多啊,稍稍套了两个仆从的话,又让暗七去悄悄查了一下,然后就把前因后果给串连起来了。

        寿王爷在听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丁家的姑娘,居然以夏汀的继母自居,在那里说夏汀礼仪涵养不行,甚至对夏汀品评论足,十分刻薄之时,寿王爷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吓得正在说话的长福一个哆嗦。

        自家主子这是真的生气了,这种时候,长福都得老实的靠边站,乖巧的当一个背景板。

        所以,长福不敢再多说了。

        “丁家……”寿王爷在久久的沉默之后,声音沉沉的轻喃一声。

        寿王爷只开口说了两个字,然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在长福以为,自家主子不会再多说什么的时候,寿王爷突然笑了,只是这笑带着几分让人忍不住脊背生寒的森然。

        与这森然冷意一起的,是寿王爷意味不明的轻喃:“自诩清流,内里却都是些狂妄虚伪之辈?”

        长福依旧不敢说话,不过寿王爷也没想着他会回应自己,轻喃之后,他主动从软榻上起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袖,笑意莫名的说道:“笔墨伺候着,本王要给皇兄写信。”

        长福:……

        好的,告状,这个流程,我懂得!

        长福已经手脚麻利的去准备笔墨了,寿王爷跟在他身后,眉心微蹙,似是在想这信怎么写。

        丁府里的老太太,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将宗族的两位送走了。

        从他们知道,夏四爷如今已经不是白身,而是伯爷之后,也就明白了,丁家的姑娘已然配不上对方,哪怕有老太太在中间说和,怕是也不行。

        最后,两个人略带着几分不甘心的带着丁七姑娘离开。

        一直到丁七姑娘出了府,老太太这才知道,这位今天都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网站 必威必威真人可靠吗必威真人可靠吗 必威betwayApp下载 必威客户端下载 必威外围安全吗 必威外围网址 必威足球平台 真正的必威网站 必威和竞博是一家吗 谁知道必威网址